新国家介绍

由于地缘的关系,地中海一直是I国海军活动的主要海域,二战中的I国皇家海军(Regia Marina Italiana)在这片不算太大的战场同盟军(主要是E国皇家海军)进行了三年的浴血奋战,虽然装备有诸多缺陷,如没有雷达,缺乏夜战训练,没有海空协同,及最要命的缺乏燃料,但I国海军人员还是表现出了英勇的战斗精神。对于地中海主战场,已经有不少的介绍和论述(虽然与其他主要交战国相比还是较少),但在那些遥远的海域,I国海军的活动就鲜为人知了,本系列将分别介绍在黑海,红海,大西洋,拉多加湖,乃至太平洋的I国海军作战情况。

  1942年3月末,随着G国在克里米亚的攻势,对防御坚固的塞瓦斯托波尔要塞的进攻不可避免,G国统帅部认为必须要有足够的小型快速舰艇及袖珍潜艇来保护克里米亚半岛南岸以及亚速海内的海上运输线。因为G国无法提供足够的手段完成这样的任务(虽然42年初春G国曾取道多瑙河向黑海部署了少量快速攻击艇和近岸潜艇),雷德尔海军上将向I国海军要求协助,向这片遥远的海域(另外还有在北方的拉多加湖)派遣一支由MAS(反潜摩托艇,一种有一定反潜武器的小型鱼雷艇),袖珍潜艇和摩托爆破艇组成的混合小舰队。

  这只小型舰队将被用来对抗实力强大的S国红海军黑海舰队,后者包括一艘战列舰“巴黎公社”号(Pariskaja Kommuna),四艘重巡洋舰(包括“莫洛托夫”号,战前由I国设计),十艘驱逐舰(包括一些大型的如“哈尔科夫”级),一艘驱逐领舰“塔什干”号,二十九艘中,小型潜艇,以及数量众多的巡逻和运输船艇。I国轻型舰艇在地中海的出色表现给雷德尔留下了深刻印象,他认为他们同样在黑海会有很大的贡献(对I国舰队的第一次正式邀请是在1942年1月14日G国将在南乌克兰进行重大攻势前由雷德尔发出的)。其次,应该指出的是在G国与I国合作期间(1940—1943年),这是唯一一次G国特别主动要求I国介入,因为“I国海军在轻型水面舰艇和水下鱼雷技术方面比我们更有优势”(雷德尔语)。为了报答G国派遣大量U艇在地中海对付E国海军,I国人努力不使盟友失望,海军上将里卡尔迪(Riccardi)立即命令派遣4艘MAS艇(排水量24吨),6艘CB级袖珍潜艇(35吨),5艘鱼雷摩托艇和5艘摩托爆破艇。

  这三个单位被编成第101中队,并组成Moccagatta运输队。这支攻击舰队由海军中校弗朗切斯科.明贝利(C.F. Francesco Mimbelli)指挥。然而最大的问题是如何把装备运到黑海,实际上唯一可行的是通过陆路,因为有关达达尼尔海峡的国际公约禁止所有军用船只的通行。在解决这个棘手问题时,海军显示了其能力和想象力:使用一支由28辆车,3辆拖拉机和9辆卡车组成的特殊运输队。

  在克服了无数的障碍和困难后(有时,司机和士兵们不得不拆开再重装装备以使大型装备能顺利通过),运输队终于到达维也纳,将船只放入多瑙河,并于5月2日抵达罗马尼亚康斯坦察港。从这儿,I国舰队又迅速平安地转至S国的雅尔塔,他们的首个基地。

  当他们抵达这个克里米亚半岛南岸的港口后几天,I国舰队已准备打击在塞瓦斯托波尔要塞,刻赤海峡,诺沃罗西斯克和图阿普谢基地间的众多的苏军作战和运输舰船。

  从1942年5月到1943年5月,I国海军进行了大量出色的行动,击沉数艘敌舰船,赢得了G国盟友乃至对手S国人的尊重。1942年6月11日和13日,MAS艇用鱼雷击沉了一艘5000吨的汽船,并击伤一艘10000吨的运兵船,后者被G国Ju87击沉。由于安全和战术原因,I国舰队分驻雅尔塔和费奥多西亚(Feodosia),要对付S国在这一地区的700多架战斗机,轰炸机和侦察机的猛烈进攻。I国人无法指望有效的空中防御,因为G国正在猛攻塞瓦斯托波尔要塞和巴拉克列亚(Balaklaya),随后又在马里乌波尔(Mariupol),罗斯托夫和克拉斯诺达尔前线激战,因此I国的MAS艇和袖珍潜艇损失严重。

  6月13日,一群S国雅克和伊柳辛战斗轰炸机在六艘鱼雷艇的配合下,击毁了法罗尔菲中尉(S.T.V. Farolfi)指挥的潜艇(CB5,I国在黑海损失的唯一潜艇,另有一说为苏鱼雷艇击沉)。这次损失马上被两次胜利所弥补:在15日和18日的夜间行动中,袖珍潜艇CB3和CB2在水面状态用鱼雷击沉了S国潜艇S32(1070吨)和SHCH306(705吨)。

  18日是I国MAS艇胜利的一天,也是血腥的一天。I国的两个单位攻击了一支开往塞瓦斯托波尔的满载士兵并由6艘炮艇护卫的大规模的机动驳船队,在战斗中MAS571艇长比萨尼奥中尉(S.T.V. Bisagno)在击沉一艘S国运兵船后,重伤阵亡。在6月底到7月初期间,I国舰艇同G国和罗马尼亚海军一起参加了夺取塞瓦斯托波尔和巴拉克列亚的战斗。在行动中,萨尔瓦托雷.托达罗少校(C.C. Salvatore Todaro)指挥部下持续不断地攻击大量撤退专业人员,政府官员和高级军官的S国水面舰艇和潜艇,在从5月持续到7月的激战中,4艘MAS艇完成了65次任务,而摩托艇和袖珍潜艇分别完成了56次和24次。

  作为I国舰艇和人员的勇敢和优异表现的证明,G国海军的南方集群司令舒斯特尔海军上将通过一次官方的电台广播向里卡尔迪上将祝贺在明贝利中校指挥下的I国艇员表现出的战斗精神。

  随着G国南方集团军群的东进,I国在黑海的舰队也将支援基地东移,稳定了在费奥多西亚和伊万.巴巴(Iwan Baba)的后勤补给。在8月,为了配合向亚速海东岸运输兵员武器和给养的德海军的机动驳船和驳船队,I国的MAS艇出动攻击正在进行游猎的S国鱼雷艇和炮艇。

  8月2日晚,在刻赤东南,MAS573(卡斯塔尼亚齐少校,C.C. Castagnacci),MAS568莱尼亚尼中尉,S.T.V. Legnani)和MAS569(费拉里中尉,S.T. Ferrari)攻击了准备袭击G国运输船队的S国重巡洋舰“莫洛托夫”号(“高尔基”级)和驱逐舰“哈尔科夫”(“列宁格勒”级)。两艘大型苏舰由海军上将N.E.贝西斯基(Adm. N.E. Basisty)指挥,突然冲近海岸,用181,122和100毫米舰炮向费奥多西亚和伊万.巴巴之间的陆上目标轰击。意识到一艘11500吨的有9门181毫米炮的巡洋舰对那个海域的G国运输驳船队的即将进行的屠杀的危险,MAS573和MAS568的艇长们决定对巡洋舰进行依次攻击。第一波鱼雷射失后,MAS568的莱尼亚尼中尉在非常近的距离发射的第二波鱼雷中的一枚击中了巡洋舰的舵,与此同时,苏舰的100毫米和45毫米炮也向意艇猛烈射击。

  在命中敌舰后,MAS568试图摆脱敌人,但遭到前来救援的驱逐舰“哈尔科夫”号的全速追击。意志坚强反应迅速的莱尼亚尼艇长命令将艇尾的十枚小型深弹全部抛出,落到“哈尔科夫”的舰首前方,爆炸使苏舰受损,使其不得不放弃追击。两艘苏舰都退出了战区,回到东面的基地。在15分钟内重创两艘敌舰的MAS568号,尽管遭到被爆炸的火光引来的S国飞机的攻击,还是安全返回了雅尔塔基地。

  8月3日早晨,MAS573和MAS569也返回了费奥多西亚。这次行动,对“莫洛托夫”造成了严重的损失,她被拖到巴统港,在干船坞里修了两年,更换了船尾的约20米长的船体,而使用的竟是同级舰“伏龙芝”号(当时还在建造中)上拆下来的,“哈尔科夫”的受创要轻得多,修理了约两周时间。I国MAS艇接着又完成了6次出击,击沉了一艘3000吨的小型汽船。

  1942年9月9日,在雷德尔将军对雅尔塔基地进行了一次正式访问后,基地遭到一群S国轰炸机的猛烈轰炸,MAS571,MAS573和一艘驳船被击沉,MAS567,569和572受损严重。在1942年10月到43年1月期间,S国发动强大攻势,导致G国在斯大林格勒投降并从高加索和顿河地区撤退,I国舰艇(包括袖珍潜艇)的活动也大受影响,尤其是缺油严重。I国当局决定撤回人员,将仍然可用的舰艇留给G国海军人员(先前曾在波拉和伊索塔.佛拉斯齐尼工厂接受训练)。然而,在1943年1月到3月,I国艇员继续战斗,4月17日,在一次G国试图重夺诺沃罗西斯克的登陆行动中,7艘MAS艇(损失的已经得到补充)和G国的快速攻击艇(Schnellboot)一起驶往阿纳帕,以攻击S国的沿岸运输。4月25日,在几次没有战果的行动后,这一区域的所有行动终止了。

  在放弃了费奥多西亚和伊万.巴巴的基地后,I国舰队越来越暴露在迅速增强的S国空军的威胁之下,他们于是在雅尔塔沿岸结束了最后一次任务。20日正式举行仪式将舰艇移交给G国海军。最后离开黑海的I国人操纵的舰艇是塞瓦斯托波尔新基地的CB潜艇。从1943年7月到8月,CB潜艇完成了21次任务,只有一次取得战果(8月25—26日)。阿曼多.西比雷少尉(T.V. Armando Sibille)指挥的CB艇用鱼雷击中了一艘不明身份的S国潜艇(有资料称,43年8月28日,CB4取得了I国潜艇在二战中的最后一次胜利,击沉586吨的苏潜艇SC-207)。因此,所有的潜艇撤退到罗马尼亚的康斯坦察港,1944年8月,这些状况极差的潜艇被苏军俘获。

通过1935—1936年的战争,I国占领了包括现在埃塞俄比亚和厄立特里亚在内的广大地区,连同原有的意属索马里,建立了意属东非(Africa Orientale Italiana),由维克多.艾曼纽尔三世国王的堂弟奥斯塔公爵任总督和驻军总司令。奥斯塔公爵与东非的E国人交往甚密,E国人对他的个人魅力,洒脱风度及“E国味”完全着了迷。1940年6月,墨索里尼下令发动进攻,公爵很不情愿,但他是那种以服从命令为天职的人,两个月内,他指挥部队占领了苏丹和肯尼亚的一部和全部的英属索马里。然而,意属东非基本上是个与I国及意属北非隔绝的孤立的地区,周围全是E国的势力范围,这使得东非意军几乎不能指望有任何的外来支援和补充(仅有极少量的远程飞机冒险穿过英埃苏丹)。因此,在E国集中了兵力,包括印度和南非的部队后,从苏丹,肯尼亚和亚丁向意属东非发动了全面进攻。在靠近苏丹的克伦要塞,经过两个月的英勇抵抗并给与英印军巨大杀伤后,终于在41年3月27日被迂回的E国攻克。克伦的失守,意味着厄立特里亚的门户大开,4月1日,阿斯马拉失守,4月6日,E国进抵I国在红海的主要海军基地马萨瓦。与此同时,从肯尼亚进攻的E国和南非部队也进展很快,4月1日,进入亚的斯亚贝巴。奥斯塔公爵率部退入山区,在阿拉吉山同逃出厄立特里亚的部队会合。意军顽强抵抗到5月18日,被迫投降。为了对他们勇敢作战表示承认,他们获准留下了防身武器,而贡德尔地区的I国一直抵抗到41年11月28日才投降。